外來生物入侵(外來生物入侵的危害有哪些)

                                                2021-06-16 16:16:27發布

                                                  一些翻山越嶺、遠涉重洋的“生物移民”,也許是一種細菌、一種植物或者一種動物。來到異國他鄉的它們,由于失去了天敵的制衡獲得了廣闊的生存空間,生長迅速,占據了湖泊、陸地,而“土著生物”則紛紛凋零甚至滅絕。這就是生物入侵?!八鼈儊砹?,它們正在喧賓奪主?!?/p>


                                                  生物入侵人們也許陌生,然而,一提起口蹄疫、瘋牛病,甚至艾滋病,人們卻并不陌生,其實這些都是生物入侵的一種。以往人們常常提到的一些動植物,對某些地方來說,也都是入侵生物,如牽?;?、水葫蘆、地中海潛蠅、飛機草、馬纓丹、銀魚等等。


                                                  生物入侵分有意和無意兩種。隨著物種的引進,這些外來移民一方面可能造福人類,一方面也可能給當地生態環境乃至經濟發展造成一定影響。


                                                  澳大利亞原本沒有兔子,140多年前的1859年,英國人托馬斯·奧斯汀引進了24只兔子,為打獵而放養了13只。在這沒有天敵的國度里,它們至今已繁衍6億多只后代,這些兔子常常把數萬平方公里的植物啃吃精光,導致其他種類野生動物面臨饑餓的危機,許多野生植物也存在絕種的可能。


                                                 ?。玻埃埃蹦辏翟拢啡?,國際自然及自然資源保護聯盟在一份報告中警告說,家褐蟻、褐樹蛇等物種入侵其他的生態系統造成了巨大的環境和經濟損失。入侵物種可能威脅當地動植物的生存,導致莊稼減產、使海水和淡水生態系統退化。報告列出了100種入侵性最強的外來生物,包括水生和陸生生物、無脊椎動物、兩棲動物、魚類、鳥類、爬行動物和哺乳動物。這些入侵者包括家貓、北美灰松鼠、尼羅河鱸、水風信子和家褐蟻,世界危害最大的引入異域物種還包括灰鼠、印度鷯哥、亞洲虎蚊、黃色喜馬拉雅懸鉤子和直立仙人果。之所以稱它們是入侵者,是因為它們的活動極度活躍,在印度洋的圣誕島,家褐蟻在18個月中殺死了300萬只螃蟹。尼羅河鱸在1954年被引入東非的維多利亞湖時是為了減少當地魚類的數量,但是尼羅河鱸通過獵食魚類以及同當地魚類爭奪食物,導致當地200多種魚類滅絕。


                                                  除了瘋牛病、口蹄疫,古今中外由于有害生物危害人類健康和農業生物的安全,給人類帶來的災難是十分沉痛的。公元五世紀下半葉,鼠疫從非洲侵入中東,進而到達歐洲,造成約1億人死亡;1933年豬瘟在我國傳播流行造成920萬頭豬死亡;1997年,香港發生禽流感事件,不得不銷毀140萬只雞,僅賠償雞農雞販的損失即達1.4億港幣。


                                                  正如世界自然保護同盟2000年2月在瑞士通過的《防止因生物入侵而造成的生物多樣性損失》中指出的那樣,“千萬年來,海洋、山脈、河流和沙漠為珍稀物種和生態系統的演變提供了隔離性天然屏障。在近幾百年間,這些屏障受到全球變化的影響已變得無效,外來入侵物種遠涉重洋到達新的生境和棲息地,并成為外來入侵物種?!?/p>


                                                  自由貿易的強化、經濟全球化和貿易與旅游的大幅度增長,為物種偶然的或有意的傳播提供了比以往更多的機會。一次次飛機航班、一艘艘遠洋輪船、一位位在各大陸之間跋涉的旅行者,都可能攜帶著物種“登陸”一個陌生的環境?!懊克逸喆?、每架飛機、每輛卡車都是潛在的攜帶者?!币晃粚<艺f。


                                                  就像富有傳奇色彩的烏鱧那樣,大部分外來水生入侵物種在生活得舒舒服服之前都不會表現出它們對生態系統的潛在威脅。而通常等到此時再打發它們回家就已經太晚了。但是,以五大湖為對象的新型電腦模型能夠預測哪種魚類可能入侵,以及這種入侵是否會對該地區造成廣泛的危害。


                                                  大部分針對入侵物種的政策和科研工作所關注的都是那些商品化了的植物和動物。以往預測哪些物種可能產生問題的嘗試極少,也僅僅考慮到了它們是否具備某些特征(如較快的生長速度)。多數研究工作并未嘗試以各種生活史特征和入侵途徑為基礎,對潛在入侵種的危險性進行量化。


                                                  在11月8日出版的《科學》雜志上,漁業生物學家、威斯康星州LaCrosse美國地質勘探局的CynthiaKolar和印第安納州圣母大學的DavidLodge提出了一些模型,以評估向大湖區引入多種魚類而帶來的風險。他們的模型包括從文獻中收集到的生活史特征,如繁殖成功率和該屬其它成員過去的入侵情況。和以往的工作不同,Kolar和Lodge的方法將入侵過程分解成各個階段:引入、定居和擴散。這非常重要,因為舉例來說,一個諸如高速生長的特征可能有助于物種定居,卻對其擴散沒有幫助。當Kolar和Lodge對以前的物種入侵應用他們的模型時,結果發現預測入侵成功的準確率達到了94%。


                                                  然而,預測過去很容易。Kolar和Lodge隨后檢查了66個可能入侵五大湖的物種。他們確認其中16個物種如果引入就會迅速蔓延。作者報告說,在這16個物種內,5個物種可能已經成為令人討厭的定居種了。


                                                  外來生物入侵途徑


                                                  外來入侵傳入途徑主要有人為有意引進、人類無意傳播和自然擴散3種。


                                                 ?。?)人為有意引進。包括:人們出于農林牧漁業生產、生態環境建設、生態保護、觀賞等目的有意引進某些物種,失去控制導致外來物種的泛濫成災。如我國作為牧草或飼料引進的水花生、水葫蘆等。


                                                 ?。?)人類無意傳播。主要包括隨交通工具帶入(豚草);隨農產品的國際貿易帶入(假高粱隨進口糧食夾帶傳入);隨動植物引種帶入(毒麥隨進口種子傳入我國);國際游客及其行李帶入(北美車前)。


                                                 ?。?)通過自身繁殖擴散和風力、水流、動物等途徑進行的自然擴散。


                                                  外來生物入侵例子


                                                  水葫蘆,速水葫蘆原產于南美,在原產地巴西由于受生物天敵的控制,僅以一種觀賞性種群零散分布于水體,1844年在美國的博覽會上曾被喻為“美化世界的淡紫色花冠”。自此以后,水葫蘆被作為觀賞植物引種栽培,現已在亞、非、歐、北美洲等數十個國家造成危害,在北緯40(葡萄牙)至南緯(新西蘭)之間的大部分熱帶、亞熱帶地區均在分布,并形成患害。


                                                  19世紀期間引入東南亞,1901年作為花卉引入中國,30年代作為畜禽飼料引入中國內地各省,并作為觀賞和凈化水質的植物推廣種植,后逃逸為野生。由于其無性繁殖速度極快,現已廣泛分布于華北、華東、華中、華南和西南的19個省市,尤以云南(昆明)、江蘇、浙江、福建、四川、湖南、湖北、河南等省的入侵嚴重,并已擴散到溫帶地區,如錦州、營口一帶均有分布。


                                                  由于繁殖迅速,又幾乎沒有競爭對手和天敵(雖然有多種野生、家養動物以其莖葉為食,但取食量較小,與其龐大的生長量相比毫無影響),在我國南方江河湖泊中發展迅速,成為我國淡水水體中主要的外來入侵物種之一。

                                                打賞支持
                                                標簽:
                                                欧美日韩综合一区二区三区